Ricardo Rubio en Mandarín – Traducciones de Lee Kuei-shien


Tamsui – New Taipei – Taiwan

Lee Kuei-shien y Ricardo Rubio

 

里卡多.盧比奧詩選譯            李魁賢

Selected Poems by Ricardo Rubio

    理性盲目在三稜鏡晃動時

    / THE REASON IS BLIND WHEN A PRISM IS STIRRED

任何詞句都不是你的詞句;

不是你孩子有如雷鳴的

  嗓音聲調,

非鬱金香顏色也不是南方微風。

盾牌無法解救你免於恐懼,

你的盔甲無法擋箭。

有時,光散射

  人眼中留下

  混亂空洞。

當無數土地上的森林

    沒有聯想到樹葉,

當太陽是眾點圍繞著

    轉動的一點,

當群星是無法理解的單一

  瘋狂巨星的碎片,

而原子堅持振動不已,

  作家已然是重要記憶的部分,

雖然他的眼睛沒精神

  也無骨,也無熱,也不成氣候,

依慣性,生活計劃熱情笑聲

     和科學暗房。

然則,男人視擦傷、龜裂、

磨破肌肉為了簡單解決

  坦率,

和呻吟。

    紡車 / THE SPINNING WHEEL

有合乎邏輯的請求

在風尾失去蹤影,

於岩石的無限智慧裡

請求空間和科學。

作為晶瑩透徹的中殿,

時間籠罩美麗的裸露之地,

祖先後裔自行塗色

對著從未見過的鏡子穿衣。

還有許多其他路可逃。

有青綠垂枝

在撫慰山的寧靜,

那裡的礦石與他揹負真理同來。

有人分解那些種籽

相信自己聰明,給編了號碼,

號碼和字母形成文件的奇異寄生物

不會取消我們期待不帶伴手禮的客人。

古老哲學起源的澄明仍然待寫,

星星對鴿子或教義毫無所悉,

但土地賦予花卉昆蟲,

不計算我們、包裝我們,我們恢復沉默。

還有許多其他路可逃。

有大頭腦和運氣的

偉大思想家,以及先知、

魔術師、僧侶和工程師的對象。

無用的步伐、侵略、殖民、

繞著不知什麼或誰的勇敢旅程、

形狀和圖畫、被強迫改變的對象,

以及對原子核或原子一無所知的原子雨。

因此,牽制我們的土地不是渴望而是避護所,

總之,呻吟發生在沙漠

而尖叫在火山。

誰會給我一美元和一桶沙?

誰會教我如何才能一無所知?

還有許多其他路可逃。

    以最荒謬的方式心想事成

    / IN THE MOST ABSURD MANNER, MIND PLAYS TO VICTORY

我前進,不知道情況、暗中摸索,

忘記我要思考,我要呼吸,

我忽略了困境的開始和原因。

即使以非凡氣質掌握命運

出現障礙,摩擦頻繁,

仍可簡單處理,輕鬆應付。

我爭取發聲,

把茉莉花植於記憶裡;

我不在乎謙虛,

我不會摔倒而死。

我的願望沒有休止。

在真材實料的熱食,

  孩童的耳語,

  所愛女人面前,

閃閃發亮的光欲加以熄滅的

武功、陰謀、動搖、疲勞、嘗試

提出警告已嫌遲。

在屋內,你夢想快樂合唱,

照明的燈光亮度,

排練雜耍的孩童們。

在街上,兇暴從不唱歌,

而是偽裝喧鬧、行騙,

並玩弄世界。

宇宙中沒有基數,

所以復原不是失敗。

我放棄盾牌,卸下鎧甲,

我渴飲,振動了夜晚雷響。

    面對事物本性的火燒反思

    / BURNING RUMINATIONS FACING THE NATURE OF THINGS

對抗健忘,時間在我

請求他的分享,他的報復;

警覺我忘了偉大的命運

在閃逝的微笑手中

或者在歷史每一週期

未經整理的空白裡。

對抗健忘像花所說

每次接觸都是外來種在振蕩。

也許慾望只在目前,

他們用夢想或是

可以回報的擁抱在描畫未來。

接著而來的是聲音和悲嘆,

預料不到的走廊,

蒼白的醜行。

或許哭泣是夢想的一部分,

不休止振蕩的一部分。

在時間的風中,空氣、土地

樹木和河流,一切自然

編織麻木信仰的法則,

一切自然拒絕弱者的寬恕,

播下懲罰的動詞,

尋求戰鬥。

現在,我的手不准擊劍,

譴責劍在空間內

對遙遠記憶的重力

也不思考史詩的意義。

喧囂傳說未經整理

在我不想要贏得正義戰鬥,

正挑戰燃燒的火焰,

把光照耀於基本原理時,

到底我是誰,

然而,命運以永恆的醉意

笑著喜歡今天。

    他們強迫我隱藏影子

    / THEY FORCED ME TO HIDE DOWN SHADOW

我們知道我是黑色鋼筆,

一個隱藏號碼。

為什麼我的話要保密?

因為我在黑暗中游泳,所以喜歡

或者是晶瑩聲音令我厭煩?

黑話、曖昧的言語

奧祕聲音在我複印本裡

太過低聲細語。

在過去失落的日子,

他們用長長的手指指著我

隨後隨便讓我活著

咀嚼悲慘。

只有我嘗試超脫悲傷、

虛榮、沉悶,酸腐,

不敢相信

沒有足夠希望

對抗不公。

    我的國家鼓勵孤獨 / MY COUNTRY ENCOURAGES LONELINESS

知道我活活醒來

在悲傷的國家

當陽光敲擊

我的窗戶木材。

已知道我呼吸,

我唱歌,我獨自體會。

據說這時候

影子觸怒我,

侵犯我。

都說那邊有關我的文字:

諷刺我的嘴

或是攻擊我的思想。

整夜醒到天亮

我前往遙遠根源的詩篇

所以很高興。

我始終知道,無所謂。

    周圍 / SURROUNDING

群鳥

在午後,

百合

和沈默,

無限的

紅色背景,

都活在

這小小的心裡。

    於茲永遠 / FOREVER NOW

始終已經釘在眼前。

每一瞬間,微小的一秒,

無限此刻在培育和礙阻

出現猶豫不決:

瞬時,短暫。

不可行。

Anuncios

Agradecemos su comentario.

Introduce tus datos o haz clic en un icono para iniciar sesión:

Logo de WordPress.com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WordPress.com. Cerrar sesión / Cambiar )

Imagen de Twitter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Twitter. Cerrar sesión / Cambiar )

Foto de Facebook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Facebook. Cerrar sesión / Cambiar )

Google+ photo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Google+. Cerrar sesión / Cambiar )

Conectando a %s

A %d blogueros les gusta esto: